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宠妻有道:国师夫人成长记 > 深巷难掩美人香

深巷难掩美人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不知为何,萧洛最后还是收回了手,双手负于身后,立于门前静静的等了一会。苓清便一直颤抖的跪在地上,不敢抬头看萧洛。
  
  好一会儿,苓清恍然听见了一声轻叹,随即听见了萧洛的声音,似乎藏着无奈,“不要告诉她,本宫曾经来过!”
  
  说完,萧洛便抬腿离开了,余下苓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瘫软了一般倚靠在墙角。咬了咬唇,苓清垂下眸子,似乎想到了些什么,也离开了。
  
  陆八见到苏弦的时候,只觉得自己或许有性命之忧,男子正静坐于茶室中,偶尔啖一口手中的茶水。
  
  原本闭着的眼,在陆八到来的那一刻睁开,玄色的瞳仁中漾过一丝深邃,原本低沉温润的嗓音此时却多了几分冷厉,“说!”
  
  陆八心头一颤,他太熟悉面前主子的脾性了,字越少,便说明这事越大。
  
  “小姐与公主,于画烟楼中无故消失,莫约在午时……”
  
  “陆八!”苏弦转头看向跪于身侧的陆八,眸中迸出丝丝杀意,“若你不是小九的哥哥,本座又念在你们忠心的份上,你以为你能活着?”
  
  “陆八不敢!”低下头,陆八心中有一丝涩意,今次小姐丢了的确是他失职,明明知晓小姐于主子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!
  
  “属下不敢奢求主子再给机会,只希望可以找回小姐!”陆八磕头,心中虽隐隐知晓此次主子必然不再将此事交于自己,却没曾想过……
  
  “不!陆八,你下去领罚吧!这画烟楼,本座要亲自去!”
  
  苏弦静静坐着,眸中的神色却是如同酝酿着的暴风雨一般,面容仍如深潭波澜不惊。陆八的耳边,还回想着男子刚刚说过的话,心中却是不免为画烟楼捏了一把汗。
  
  今日,画烟楼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当玄色袍子的男子坐于大堂时,小二见着后头还守了不少人,腿吓得有些软。
  
  不少正坐在堂内的客人,见着这仗势,也默默的离了场。毕竟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阵仗,就是来砸场子的!
  
  这画烟楼的掌柜的是个识趣的,得知了消息,就立即好声好气的在人身前伺候着。
  
  倒不是因为其他的,这位爷,看着是个贵人只是面生的很,掌柜的原本也不知晓这是哪位。
  
  只是想起这柳州之内,前几日来了几位贵人,心下一惊。不一会儿,果然如掌柜的所料,知府州大人满脸堆了笑跑来,恭恭敬敬的开口道,“国师怎的今日有闲心来了画烟楼……”
  
  苏弦顺手捻了一块玉蔻糕,只是细细看着,州大人在一旁赔笑,心里头有些急,但是面前这位偏生又催促不得。
  
  随后,苏弦别有深意的暼了一眼州大人,继而又有些惊讶的开口道“州大人怎么来了?本座不过来此吃顿饭,怎的还劳烦州大人跑一趟!”
  
  州大人看了看这周围一圈守着的人,心中不由的叫苦,也不知道这位大人是吃个什么饭,这么劳师动众的。
  
  还未等州大人开口,苏弦又自顾自的开口道,“本座听说,州大人在柳州还挺拂照这画烟楼的生意,想来这画烟楼也是有些可取之处的,毕竟放着温柔乡不去,州大人还喜欢来这清静之地!”
  
  苏弦说着,州大人却是狠狠的捏了一把汗,他总觉得苏弦好似发现了这画烟楼的秘密一般,只是他明明告诫过最近不应该有这档子营生在,偏偏大庭广众之下,这事又说不得!
  
  心中一番权衡利弊,州大人瞬间跪在了苏弦面前,苏弦一副惶恐模样,连忙作势将人扶起,“州大人这是做什么!”
  
  州大人心中担心害怕之余,还忍不住磕了几个头,“国师大人,这一切都是下官鬼迷心窍,望国师救救下官啊!下官也是形势所迫啊!”
  
  州大人一脸惨淡,扯着苏弦的袖子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好不凄惨。苏弦皱着眉一副思疑的模样将人扶了起来,又温声安慰道,“州大人,这是怎么一回事?细细说来,若是本座能帮必定帮!”
  
  见事情还有转机,州大人立即喜形于色,将事情如数细细道来,苏弦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!
  
  见苏弦这副模样,州大人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,面前的这位国师大人似乎并不像传言中那般好说话。
  
  却没想到面前人却是略微沉吟,州大人也有些心焦,片刻后只听苏弦开口道,“若是这事让皇上知道了,州大人只怕……”
  
  虽然这话未曾说完,可是州大人十分明白,面上,不禁苦笑。虽说他是这柳州的父母官,只是有些事情却是身不由己,徐家在朝中势力盘桓已深,这柳州烟花之地,亦在徐家的掌控之中。
  
  正觉得心头一凉,却是再听苏弦提起,“本座无心插手此事,不过……最近却是因为一桩烦心事不得不插手此事,若是州大人……”
  
  苏弦抛出了橄榄枝,州大人又岂有拒绝之理,立即开口道,“国师请说,下官洗耳恭听!”
  
  *
  
  城西的小巷子中,接到了苏弦的消息之后,溯泽便开始在柳城之中到处游走。终于在城西锁定了苏玖月的时候气息……只是他觉得这气息似乎有古怪!
  
  一旁有一个黑衣人飞身而落,恭敬的跪在溯泽身旁,“小少爷,主子问您可有眉目了!”
  
  溯泽未曾言语,只是静静的看向前方,他不知晓对方究竟做了什么手脚,苏玖月的气息竟然布满整个城西。
  
  “我要见你家主子!立刻!”半响,溯泽皱眉开口道,这件事情不寻常,苏玖月怕是凶多吉少。
  
  城西的某个角落中,有一座不起眼的宅院。虽然宅院外看上去普通至极,院内却是另一番景象,假山流水,亭台楼榭,精致无比。
  
  一间房间内,晶莹的珠帘挂于床侧,两边有飘逸的纱帘,房内的床榻,桌椅都精致至极,窗柩却是不同于寻常屋子,而是如同牢房之中那般。
  
  床榻之上有一女子,或是梦中被魇着了,眉头紧紧皱着。梦中,滚滚天雷直劈而下,一位绯衣女子被困于天雷之中,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。
  
  许是这般场面实在过于惨烈,似能使人感同身受一般,苏玖月一时间从梦中惊醒,坐了起来。
  
  环顾四周,这般环境苏玖月只觉得陌生至极,想起中午与萧桑瑾一同的事情,心中突然一惊。
  
  高处的小窗中隐隐透出一丝朦胧月光,想来时候已经不早了,苏玖月走出内室,迎面出现的八仙桌上摆满了美味珍馐,不过已经冷透。
  
  一旁写有一张字条,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让苏玖月心中生疑,“公主恕罪,今日缘由特殊只能以此粗茶淡饭招待,改日必定向公主赔罪!”
  
  苏玖月口中喃喃念着,心中却是疑惑不已,想来对方怕是将自己与萧桑瑾弄混了,如今却是将她当做萧桑瑾在此处好生招待。
  
  苏玖月仔细再打量了一番屋内放置的物品,里头的花瓶瓷器均是上品之物,即便是囚禁都如此招待自己,想来暂时是不会有危险。
  
  不过,萧桑瑾……苏玖月心中有些不安,如果说对方知道她二人之内有一人是公主,然后目标却又不是公主——那么只能说明,对方的目标是自己。
  
  这么想着,苏玖月面容冷淡的将桌上压置的纸条揉成了一个团,唇角咧出一丝冷笑。也不知对方究竟是过去的仇家还是近日新结的,只能说将自己绑来这个举措,无论如何都是十分不明智的。
  
  除此之外,苏玖月望了望那扇小窗,既然时间隔了如此久,想来师父那边已经得知了消息,只是她有些担心萧桑瑾!
  
  如今正是三更天时,若是宅院中有一屋子突然走水起了大火,在外头守夜的人自然会被惊醒连忙救火,只是门一开,人岂能不溜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